政协茂名市委员会公众信息网
今天是
天气预报:
全站搜索: 
栏目导航
最新导读
资源下载
  • 暂无相关信息
  • 首页文史天地  
     
    林砺儒,全人格教育的先行者
    来源: 点击数:117次 更新时间:2019-9-11 8:31:56

        1889年7月18日(清光绪十五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广东信宜北界结坡上村—   一个山色明秀、古树蓊郁的小村庄,诞生了一个婴儿,从此林族家谱里,便多了一个名字—  林砺儒,原名林绳直。

        林砺儒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高祖林汉源是清朝贡生,祖父林兆蓉是同治庚午科举人,父亲林达是秀才。林砺儒四岁时丧父,母亲患癫痫。幼时靠祖母抚养。尔后跟随廪生伯父林鸿(渐云)和以教书为生的优贡叔父林适(若南)生活。在有知识、重教育的长辈哺育下,林砺儒自幼受诗书熏陶。在年稍长后,两长者聘来家庭老师专门教他,使林砺儒在心灵和学识上都得到正确引导,健康成长。1905年,林砺儒进高郡中学堂(现高州中学前身)读书,学习刻苦勤奋。1911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即应聘到信宜景中义学堂任教,同年考取公费留学日本,选读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决心终身服务教育。

        1918年,林砺儒从日本留学回国,次年到国立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改为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授,并曾担任庶务主任、教育系主任等职。先后讲授过伦理学、哲学、教育概论、近代教育思想、西洋教育史等课程。在五四运动期间,他支持学生运动,帮助学生办平民夜校识字班并积极参加救援被捕学生活动。1921年,他还参加北京八所高等学校向北洋军阀政府的索薪斗争,为使教育事业取得保障。在1922年和1925年,他曾参与我国率先教育立法,参照德国《魏玛宪法》,两次起草《宪法》教育章草案,送给北洋军阀国会,但是均无结果。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时,他发表文章,倡导组织援沪工人协会和使用国货同志会。1926年在北师大学生反对段祺瑞政府卖国行为的斗争中,他支持进步学生,并为死难者妥善处理后事。1928年,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把北京九所学校合并为国立北平大学,北师大改为北平大学第一师范学院,林砺儒任临时院务委员会主席主持院务。当时,学校拿不到经费,甚至靠抵押校产、拖欠借债度日,他不避艰苦,坚持办学,勉励全体教师要“振铎声,执师道,明德而辨惑,立己以立人”。

        林砺儒于1931年间,兼任北京大学附中主任(即校长),他大开教育改革之先河,在附中实行“六三”学制(即小学六年,初、高中各三年),组织教师自拟规章制度,自定课程,自编教材,还向全国介绍三三制的经验,附中自编的教材被当时的教育部向全国推广使用。这对当时我国的学制改革起到了推动作用。他还在附中推进男女同校的试验,对中学男女同校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经过几年的努力,北师大附中成为中国颇有影响的学校。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北师大学生纷纷呼吁抗日,开展支持东北义勇军活动,国民党教育部新派校长对北师大严加整顿,林砺儒拒绝同流合污,遭到排挤和打击,最终被解聘,林砺儒愤然离开北师大,南下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授兼教务处长,讲授师范教育、教学法等课程。1932年又兼任广州市立师范学校校长,随后参加广东省勤大学的筹办工作。1933年勤大学成立后,林砺儒任教务长兼师范学院(后改为教育学院)院长。1938年勤大学改组 ,教育学院独立为广东省立教育学院(后改名文理学院),仍任院长。抗战期间,林砺儒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支持进步学生兴办民众夜校,成立战时后方服务队,亲任总队长。他在校内提倡思想自由和学术研究自由学风,聘请进步教授张粟原、尚仲衣来校任教,根据救国形势需要,增设新哲学(马列主义基础)、经济学(讲资本论)、现代经济史(讲政治经济学)、国际政治、世界革命史等新课程。并要求图书馆订购《群众》《新华日报》等报刊,让师生接触新思想,学生可以组织各种社团,探讨各种问题。他抵制国民党当局派特务插手学院工作。学院进步学风的迅速发展,引起国民党当局不满,视文理学院为红色学院、小延安,要加以改组,并以停发经费相威胁。1941年,国民党政府利用皖南事变的反击逆流,逼迫林砺儒辞职。同年5月,广东省政府下令免去他的院长职务,遭到全院师生的强烈反对,引发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挽林斗争。师生们成立了挽林委员会,召开了声势浩大的挽林大会,派出教师代表团和学生代表团向省政府请愿,并向全国大学、社会名流、国民党教育部发通电。在此期间,林砺儒写了一首慷慨激昂的文理学院校歌交给学生,由黄友棣作曲在校院内外广为传唱。歌词写道:“民族抗战的烈火,炼出我们这支青年军。走遍了险阻,历尽了艰辛,却淬砺奋斗精神。我们要探索真理之光,我们要广播文化食粮,哪怕魔高十丈,恶战千场。同学们,挺起胸膛,放大眼光,这是我们的校风,这是我们的大勇;同学们,挺起胸膛放大眼光,这是我们的校风,这是我们的大勇。”学生们用很短的时间集体创作了一首《挽林战歌》,歌词道:“风已来了,雨也来了!我们学校在风雨中飘摇,我们的生活在风雨中震荡。我亲爱的同学们,团结起来!我们的生活在风雨中震荡。我亲爱的同学们,团结起来,挺起我们的胸膛,放大我们的眼光,我们坚决挽留林院长。林院长是教育的明灯,林院长是青年们的保姆,八个年头,一贯作风,探索真理,追求光明,我亲爱的同学们,团结起来!挺起我们的胸膛,放大我们的目光,我们坚决挽留林院长。”《挽林战歌》声和口号声此起彼伏,极大地激励了师生们的抗战热情和对校长林砺儒的爱戴之情。

        1941年10月,林砺儒到桂林广西教育研究所任导师,次年到成立不久的桂林师范学院任教授兼任教务长,讲授教育概论、教育哲学等多门课程。同时,把他在文理学院的办学方针带到那里,吸引大批进步学者来校任教,开设适应时代发展的新课程和讲座,支持学生组织的进步活动。当时国民党特务插手该院,令他深为烦恼,他在家门口写了一副对联:“读书幸未成君子,学园犹堪作小人。”还写了许多讽刺文章揭露和抨击当时教育界的黑暗。1942年,他反对国民党对青年实行部勒控制,在《文化杂志》发表《精神剃须论》,导致杂志被停刊。在桂林期间,由于林砺儒积极投入民主运动和发表进步言论,国民党特务用匿名信恐吓他,甚至曾威胁他:“李公朴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他置之不理。1946年,国民党桂林师院,决定将该院迁南宁,并撤换了院长。他鉴于环境恶劣又长期患肾炎亟待医治,决定辞职回广州治病,在离开桂林师院之际,他还为中山大学和文理学院被勒令退学的进步学生办理了转学桂林师院的手续。

        1947年8月,他到厦门大学任教授,教西洋教育史、国民教育等课。他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积极参加罢课、罢教斗争支持学生运动。此时,他已被国民党教育部列为不入准聘书的名单之内,还受到特务的监视。

        1949年4月,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林砺儒秘密离开厦门到北京,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以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他怀着对新中国无限美好前景的喜悦,参与新政协和中华全国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并作为教育界代表在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言,在这次会上,他当选为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在新中国成立后,林砺儒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司长,1950—1952年兼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52年起任教育部副部长。1954年,当选为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以后连续当选为第二、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文化大革命”时期,林砺儒已年逾古稀,面对十年动乱对教育事业的破坏十分痛心,他怀着老教师的一颗赤忱之心,撰写《教育革命怎样进行》《为人民服务的教育》等多篇文章,并寄给周恩来总理,直陈自己对教育的看法和建议。他还向在大学执教的学生提出编写《大众教育学》的设想,并草拟了提纲初稿。

        1977年1月10日,林砺儒因胃癌病逝于北京,终年88岁。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林砺儒的一生,是爱国知识分子的一生。他一生坚守教育岗位,曾被誉为最有恒心的教育家。他学识渊博,光明磊落,追求进步,勇于探索和坚持真理,为发展我国的教育事业献出了毕生的精力。

     

     

        林砺儒有专著《文化教育学》《论理学要领》《教育哲学》《教育危言》等,论文则有百余篇。1984年,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选编他的部分著作,定名《林砺儒教育文选》出版。 其主要教育思想和方法又集中在《林砺儒文集》。该50余万字的文集分上篇和下篇。上篇包括专著:1.《伦理学要领》,在该著作里对道德研究之前由来及其必要、行为及品性之道德要义、意志自由问题、目的与善恶之区别、道德生活之里面—  真心、道德之表面—  功用、道德生活之自我、本务之性质、制约的自由与差别的平等、道德之进步与人生观等进行了深入详尽的阐述。2.《教育哲学篇》,对教育之本质、教育目的、教育的效能、教育方法、现代教育演进之鸟瞰等进行理论与实践的探究和富有卓识的启示。3.《教育危言篇》,对国民教育和师范教育、中学教育、中国教育新论进行了气脉贯通,俯瞰全体的概括和分析。下编是涉及教育百象的单篇阐述,具有精辟独到的见解。回答了教育事业中所遇到的种种问题,积极探讨新时代教育的方法及对策。充分展示了一个教育家精细的思维和宽广的胸怀。

        林砺儒毕生从事教育工作,撰写了多部教育专著和大量教育论文,形成了丰富的教育思想体系,主要涉及中等教育、师范教育和国民教育。他的教育思想源自其留日生涯和丰富的教育实践,以及他对教育的历史考察和对教育现实的思索。

        在中等教育思想方面,林砺儒提出了其核心思想,即全人格教育思想。在西方教育思潮涌入中国之际,不盲从照搬,而是结合实际坚持自己的教学方式。他重视女子教育,主张中学男女平等同校,任用优秀女性人才管理学校,为推进中学女子教育做出重要表率。他对职业教育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和视角,将中学教育对社会的重大作用紧密联系。林砺儒主张教育要独立要发展,不能缺少附属学校师范教育担负着教育改革的重要使命,应该重视试验与理论研究。师范教育对师范生的培养,形成大批优秀的教师队伍。林砺儒的国民教育思想形成于平民教育实践,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时代背景下,渐趋成熟,并体现出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他探讨了国民教育在中国落后的原因,分析了国民教育发展的必要条件,对国民教育的发展之路充满信心,提出了一些深刻的观点,把国民教育置于民族富强的高度予以认识。

        林砺儒的教育思想丰富而深刻,是中国现当代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是中国现当代著名的教育理论家,其教育思想和办学理念,对于当今的教育实践仍具巨大借鉴作用。

        林砺儒的突出贡献在于推行全人格教育,他在就任北师大附中主任(即校长)时发表演讲《我的中等教育见解》中说道:“教育是人格的成长,学校里教学生学习是他们人格成长的资本,要能生息,要将来能应用到各方面应付自然,应付社会,才算是真为他们所有。”他提出中等教育的任务是引导优秀人格放射到各方面去。这些都鲜明地体现他全人格教育的思想。

    当时,北师大附中不论是从课程改造、教材编写、教学方式,还是从成绩考查、思想教育和道德品行评价机制、体育成绩考查方法等,都融入“全人格教育”的思想。全人格教育“把人格培养放在中心地位,以健全的人格带动学生的全面发展,终极教育目标就是完成对学生‘人’的塑造,将一个高尚、完善、坚定而富有人格魅力的人还给社会”。在这样的育人模式下,北师大附中培养出数以百计的优秀毕业生,成为各个行业的杰出人才和领军学子。其中就有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的钱学森,与钱学森同时期的学子,还有张岱年、于光远和十几位后来的中科院院士。

        追踪林砺儒漫长的教育历程,展读他的丰富著作,可窥到作为一个著名教育家,通过实践与理论上的统一。在教育战线,林砺儒首先提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全人格教育。全人格教育内容极其丰富。主要包括如下内容:

        一是全面发展教育视野,发挥教育本身的潜能,健全人格精神,增强自信自尊,富有创造力。

        他认为教育的效能在于教人生长。他主张教育家培养进步的人格,以适应进步的社会。因此,教师必须具备健全的人格,在教育事业上要懂为教人而教书的道理。要走出封塞狭隘的教育围墙,教育要和政治结合,服务于社会,适应时代的发展趋势而获得广泛应用。

        二是德育是教育之首,倡导德育是全人格教育的基础、方向和力量。德育是对良好品质的诸如博爱、自由、勤劳、勇敢、朴素、尊敬生命等的传承和发扬。《林砺儒文集》有伦理道德教育的专著,对此做出详细的阐释。德育还包括坦诚做事、以诚待人的优秀人格,爱己爱人、福祉社会的大爱情怀和勤于学习、勤于思考、勤于探索、勤于实践的可贵精神,面对困难,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人生态度。即诚、爱、勤、勇。

        三是全人格教育特别强调博学。博学是增强自我意识和创造力的潜能,是一种拥有万千的情怀与涵养。打破了以往单一的和线性的教育思路和方式。他一生中提任过多个教育职务,都是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引入新的教育机制和方式,增加教育内容的多样性。把专业与兼攻有机地统一起来。

        四是强调培养学生的爱国热情与品质,敢于承担大任的情怀和勇气。每当国难当头时,鼓励师生们投入抗战救国的战斗,并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展现出中流砥柱、力挽狂澜的大丈夫的豪迈气概。在这个过程里,将个体生命与追求和国家的命运高度融合,并形成爱由主、民主和科学的鲜明态度和价值取向。在《文集》谈自由与意志时写道:“吾之决意为吾所强制,即吾为吾之意思决定的理由也,我不为非我所强制,即吾为吾之意思决定之力。”“所谓意志,即这个意思活动之表现,非何种特殊之力,亦非存乎吾中之何种特殊实体,不能离乎吾独立存在者也。故意思即我也,即我自己活动之人格也。决意者云者,吾人格内面向于某标的之活动也。故意思即我,意思之自由即我之自由,亦即我内的人格之自由也。”倡导自由意志高度融合的人生态度,并以此激发爱国情怀。

        五是对于各种教育思潮注意探本溯源,主张缜密分析,大胆试验,消化吸收。反对模仿抄袭,赶时髦,盗虚声。他是学师范出身,又主要在师范院校工作,他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研究了西方两百多年的历史,以及我国师范教育的变迁,系统地对师范教育的特点、任务、课程设置、教育实习教学方法等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运用于办学实践中。他认为师范教育必须服务于政治,师范教育应该与学术结合,师范性绝不是不学无术,师范院校应把学生培养成具有进步的人生观、世界观,具有同等学校的专业和文化科学水平。

        林砺儒在几十年前就倡导了全人格教育方向,对推动我国教育由旧式向新式转化,激活教育机制、创新教育方式,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和体质全面发展的国家和社会的人才,至今都还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

        林砺儒的突出贡献,还在于率先倡导并推行“六三三”学制,一直沿用至今。“六三三”学制(即将原来小学七年、中学四年改为小学六年、初中、高中各三年),从而实现我国基础教育学制与世界接轨。所谓学制,广义地讲,是学校教育制度的简称。它反映着各级各类学校教育内容的结构及其相互关系,规定各级各类学校的性质、培养目标、入学条件、修业年限及它们之间的衔接、转换等。20世纪20年代,林砺儒带领北京师大附中在国内率先进行学制改革,实行“六三三”学制,成为我国基础教育改革的开路先锋。“六三三”学制一直沿用至今。

     

     

        林砺儒是个具有革命热情和爱国情怀的教育家,是学贯中西、学识渊博的教育家,是思与行、理论与实践高度融合的教育家,是一位位高而有平民意识、思想先进而生活简朴的教育家,是穷其毕生精力倡导和实践全人格教育,深受人们尊敬和爱戴的教育家。他在漫长的教育生涯中培养了数不清的国家人才、民族栋梁。如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就曾是他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时的初中学生,接受过他的教育。钱学森多次喻他为自己学业上的恩师,是迈向成功路上的指路人。他的光辉业绩和人格精神,将长留在中国的教育史上。

        林砺儒辞世后,其家人检点遗箧,发现笔记本中有他于1973年10月15日拟写的自挽联:服官自笑立仗马,遗稿尚无封禅诗。这确是对他的确切写照。

        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民盟中央原主席楚图南为林砺儒题词:“远见卓识教育先驱,言传身教的楷模。”并于1991年11月25日为《林砺儒文集》作序称:“林砺儒先生的一生,是一位老一辈爱国知识分子的一生,是一位笃实而正直的学者,是一位忠诚而勤恳的教育家。他为培养中国新的青年一代,为中国的教育事业献出了毕生的精力。”著名学者、大书法家启功为《林砺儒文集》题书名。启功在林砺儒一百年诞辰为他题词:“是革命先锋的帮手,立教育事业的丰功,为后世学人的榜样,争知识分子的光荣。”广东省原省长朱森林于1992年6月为《林砺儒文集》题词:“中国社会主义教育科学的先驱。”

    信宜砺儒中学

        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在回忆恩师林砺儒说:“1923年至1929年间,我在北师大附中的六年,对我打下知识基础,树立人生观起了很大作用。我们全班学生学习积极性很高,除了上课,我们都参加学科小组,有物理、化学、博物、天文等,利用课外时间和中午休息时大家互相讨论,发表见解,兴趣很浓。”1991年,钱学森在被中央军委和国务院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称号的颁奖大会上讲话说:“说起旧事,我还非常怀念我的母校北京师大附中。我从1923年至1929年在北京师大附中念书,当时的旧中国和旧北京是个什么样子,在那样一种艰难困苦的年代,办学真不是一件易事。但是北京师大附中当时的校长(那时称主任)林砺儒却把师大附中办成了一流的学校,真是了不起!我今天说了,恐怕诸位还不相信,那个时期高中分一部、二部,一部是文科,二部是理科,我在理科,高中毕业时,理科课程已经学到我们现在大学的二年级了。所以,师大附中在那个时候办得那样好,我是很怀念的。”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之际,周恩来签发林砺儒任教育部司长任命书,1950年2月,毛泽东把北师大校长林砺儒请到中南海,详细地询问学校的发展历史及现状,并指示说:“北师大应当进一步发展培养更多的合格教师,教育行政部门要为师大提供有利条件,使师大在各方面为全国高等师范院校起示范作用。”1950年8月,林砺儒请毛泽东为北师大题写校名,毛泽东欣然接受,并送去三幅供挑选。林砺儒牢记毛主席的嘱托,勤奋工作,锐意改革,把北京师范大学办成了中国师范院校的排头兵。1952年10月,毛泽东签发林砺儒任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的任命书。

        林砺儒全人格教育思想及其一生的教育伟绩,将永远记载在中国教育史上鼓舞后来者,彪炳千古。

     

    文/官演武 图/佚名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民革茂名市委会走访慰问帮扶对象 下一篇:周天到粤西农批检查创卫曝光问题整改情况
     

    网友点评
    没有点评
    无标题文档
      相关链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茂名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http://zx.maoming.gov.cn/
    地址: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大院7号办公楼603室   邮件:mm2910611@163.com   电话:0668-2910611   粤ICP备05085994号
    微信公众号
    南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