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茂名市委员会公众信息网
今天是
天气预报:
全站搜索: 
栏目导航
最新导读
资源下载
  • 暂无相关信息
  • 首页文史天地  
     
    麦康森 中国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
    来源: 点击数:206次 更新时间:2019-5-5 14:40:51

        假如真的有时光穿梭机,我们可以乘坐它,回到60年前的1958年,便会发现这又是中国的漫长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广阔的中国大地上突然遍地燃起了“狼烟”,但这并不是像古代那样的战争警报,而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大跃进”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中国人正在争分夺秒地大炼钢铁,超英赶美。侧耳谛听,在这年的10月1日,从广东最西部化州县一个偏远的山村,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呱呱坠地了!

        这个孩子,就是今天中国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麦康森。麦康森,爱尔兰国立大学博士,中国海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院长、副校长。他是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委员。先后兼任国内外系列重要学术职务,如国际鱼类营养学术委员会副主席、国际鲍鱼学会常务理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水产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工程院农业学部常委、副主任,农业部第八、第九届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常委,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和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

    Ⓞ  麦康森院士在中国海洋大学2010年学生毕业典礼上讲话

        本来,从麦康森的出生地来看,他几乎不可能与海洋发生关联。他的家离最近的南海,少说也有100多里路,这个距离在今天看来很短,但在20世纪50年代,对一个乡村的孩子来说却像是难以逾越的关山。但世界的神奇就在这里,某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却早就悄悄地露出了苗头,只是在当时,人们不知道而已。追溯麦康森的成长之路,就像许多杰出的人物一样,其成功的源头早已埋藏在他们少年时期对相关事物的偶然感知与好奇中。

        1958年,麦康森出生时,家里已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在他之后不久,小弟弟出生了。八口之家的生活劳顿,把尚在壮年的父亲累倒了,加上自然灾害的影响,没钱医治的父亲在一群孩子的哭喊声中离开了人世。那时康森只有4岁,姐弟6人的平均年龄不到10岁,家庭的贫困艰辛不言而喻。三个年龄稍大的姐姐都被迫早早辍学,分担家庭的重担,麦妈妈却坚持让康森兄弟继续上学。 

        求学期间,老师讲过的许许多多的故事,康森都忘记了。但是,老师讲述的大海却一次又一次加深了他对海洋的好奇和向往。老师讲,人类居住的地球其实70%以上是海洋,海洋才是地球文明的摇篮,因为所有的生物,包括陆地上的动物、植物,最初都是从这神秘的海洋里“爬”出来的,而大海深处至今还有无数未知之谜,等待着人类去探索和发现。一小粒关于海洋知识的种子就这样悄悄地埋进了一个山村孩子的心里。

        终于到了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成绩一直优异的麦康森“出头”的日子终于到来。但是,好事多磨。高考前,因为麦康森的成绩在全县都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填报志愿时,哪个学校好他就填哪个,什么专业强他就报什么。结果,成绩比他低几十分的同学都陆续收到通知书上大学去了,他却始终没有看到大学通知书的影子。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代表着大海向他发出的召唤。1979年复考前,为了放松自己,康森靠着从叔叔那里“骗”来的一张手绘地图,瞒着家人,独自骑上自行车向百多里外的湛江海边奔去。大海的广阔,让康森完全忘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一场人生大战,而海水的冲刷,也同时涤荡了他心中的尘埃和选择的疑惑与彷徨。让他一生无悔的志愿,终于在心中生根—他要终身与大海为伴。这一次,他报考的是山东海洋学院水产养殖专业,并被顺利录取。

        承载着全村的光荣和家庭的期望,康森兴奋地开始了自己一生最初的远行。然而,一切美好的憧憬和内心的喜悦,很快被残酷的现实击碎。临行前,家里只能给他勉强凑齐路费,走进校门后,他几乎身无分文,康森的生活只能依靠助学金,维持在最低水平。他人生中经历的第一个下雪的冬天,本该浪漫而刺激,但他却没钱买大衣,只能将所有单衣全都套在身上御寒。春节,是中国人阖家团圆的日子,康森也只能假借“用功”来遮掩没钱回家的窘境。在寂静的宿舍里,他试图用专注的学习来回避窗外绵延不绝的爆竹声,可回家的愿望还是那样强烈,亲人的身影还是那样清晰。这时临行前母亲的声音再次响起:“去吧,毕业了再回来!”他终于明白,母亲早已想到了今天儿子要面对的困境。麦康森别无选择,整个大学期间,他都放弃“回家”的念头,靠着连续四年的一等奖学金出色地完成了学业。但毫无疑问,这段“苦其心志”的学习经历磨炼出的浪涛般不屈的性格,正是他后来事业成功的基础和条件。

        1982年,麦康森大学毕业前夕,他再次面临痛苦的选择:一方面,他渴望继续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为将来积蓄力量;另一方面,母亲的渴盼和家庭的需要却催促他早日还乡。但当他得知全校仅有13个研究生名额时,不服输的性格使他萌生出强烈的挑战欲望。麦妈妈再次表现出一个睿智母亲的气度,她全力支持儿子考研,儿子也不负母望,如愿“中举”,考取了水产养殖专业的研究生。青岛,无疑是中国近代海洋研究的前沿阵地之一。得天独厚的研究条件和导师尹左芬、李爱杰两位教授的悉心指导,使麦康森的毕业论文以全校唯一全优的成绩顺利毕业。同时,麦康森的研究天赋在此时也展露出来,深得导师的器重和好评。此时麦康森觉得自己终于到了满足母亲多年“盼子回家”心愿的时候了,他谢绝了恩师的挽留,回到了离家最近的广东湛江水产学院任教。

        1990年,麦康森个人生命中的重要历史机遇再次出现:他任教五年的湛江水产学院,获得了一个国家公派出国留学的名额。由于竞争激烈,学校决定通过外语考试来选拔。在又一次征得母亲的“首肯”后,忙于教学的麦康森虽没有太多时间复习,还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远赴爱尔兰留学的机会。留学期间,他发现国际上对海洋鱼虾类的研究已相对成熟,而被中国传统美食誉为“八珍之首”的鲍鱼,却属于贝类营养研究中十分薄弱的分支。他敏感地意识到这个冷门的研究虽有难度,但也是机遇,因此他便以鲍鱼为对象,在贝类营养研究方面不断取得研究成果,填补了许多国际空白,走在了世界同类研究的前沿。

    Ⓞ  麦康森院士在指导研究生

        1995年7月,获得博士学位的麦康森同许多爱国的学子一样,放弃了国外优越的工作与生活条件毅然回国。爱国,本是无条件的,但当有人很想就此做些“爱国文章”时,他却给出了意外的回答:“我们不应当把回不回国与爱不爱国等同起来。其实在国外学习和工作时,希望祖国强盛的爱国情结更强烈。回国后,面对技不如人的现实,奋发赶超的爱国责任更明显。当初我选择回国,就是为了寻求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其实只有体现自身的最大价值,才是爱国的最好体现。”麦康森之所以能说出这番话,与他在国外受过的一次“刺激”有很大的关系。有位夏威夷大学的教授曾对他说:“麦先生,我们在保护海岸,你们在毁掉海岸,目的都是赚钱。但我们赚的钱会比你们更多、更久。”这句难听又真实的话语深深刺痛了他。从那时起他就痛下决心,一定要用高科技的手段为祖国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海洋“蓝色产业”。直到他进行博士论文答辩时,国外严谨挑剔的答辩委员会专家,对他实验数据翔实、分析透彻、成果完整的论文,几乎不用提问就让他顺利地通过了。他的导师更是赏识这位潜力非凡的中国学生,一再挽留,但麦康森的心里早有一个别样的中国梦。

        麦康森博士回国后,立刻成了国内相关科研院校和企业争抢的“香饽饽”。他的硕士生导师、年过古稀的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李爱杰,也早就盼着他能回母校接班,并为他搭建了良好的发展平台。麦康森因此重返母校,在他的主持下,学校科研事业蒸蒸日上,教学和科研成果迭出。回国后,他先后承担或主持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863)计划,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计划,国家科技攻关、支撑计划,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跨世纪人才培养基金以及国际合作计划等一系列重大科研项目,取得系列研究成果,并因此获得国际鲍鱼学会“杰出青年科学家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七个省部级科研成果奖和“中国侨界(创新人才)贡献奖”;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全国“百千万人才工程”一、二层次,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计划,“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山东省十大杰出中青年科技专家”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回国的当年,麦康森就以37岁的年龄被破格晋升为教授,一年后,他被聘为博士生导师,不到两年就担任了水产学院院长。1998年,不到40岁的麦康森成为当时中国海洋大学最年轻的副校长。作为第五届国际鲍鱼学术研讨会(2003年青岛)、第六届世界华人鱼虾营养学术研讨会(2006年青岛)、第十四届国际鱼类营养与饲料学术研讨会(2010年青岛)的组委会主席,为推动世界鲍鱼研究和鱼类营养鱼饲料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荣誉等身的麦康森却始终不忘初心,坚守在科研和教学的第一线。回国不到20年的时间里,麦康森教授带领的科研团队已指导和培养研究生210余名,其中博士生80多名;个人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其中被SCI等收录200余篇。先后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8项。麦康森教授取得的大量科研成果,并非人们想象的来自实验室的试管,而是他长期吃住海边、浸身鱼塘、俯首船舷,用渔民式的水中作业和野外试验“熬”出来的。事实上,正是这些解决实际问题的野外成果,先后在全国沿海的虾塘、网箱的养殖示范基地,以及山东、福建和广东等企业集团成功应用,促进和带动了渔用饲料产业的发展,创造出巨大的生产力和可观的经济、环境与社会效益。近年来,应用他的科技配方饲料的产量每年都有40多万吨,产值20多亿元。其科研成果转化或附加所创造的产值累计已达300多亿元。2009年,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  麦康森院士参加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在科研工作的同时,麦康森从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一名教师,肩负着为国家培养人才的重任。在如何指导学生,培养人才方面,他下足了功夫。他指导和培养学生的方法与众不同,从不包办学生的学习计划、研究方向和发展目标,而是采取“启发自由”式的教授方法,让学生先提交自己制订的发展计划或研究方案,然后他再与他们共同商讨并悉心指导。他对学生的试验和论文历来要求有数据、有发现、有研究、有创新,坚决反对重复研究、随意应付的学习态度,因此学生们都有些怕他;他对学生的指导和教育常能拨云见日、授之以渔,并有推前扶后、任鸟高飞的海洋胸怀,为此同学们又十分敬重他。

        他还擅长教学管理,在担任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分管教学和研究工作时,推动了学校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规模扩大与结构调整,并积极建议将学校研究生与本科生之比从原有的1∶6逐步调整为1∶3。他强调要增强青年学者与国外同行平等交流学术的水平和自信,就必须有用“国际语言”来发表论文的能力和素质。为此,他主张博士研究生应该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多发表文章。这些“过分”的要求,虽然起初并不被人理解甚至反对,后来却证明对于提高青年学者的学术交流水平,提升学校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都是极为重要的前瞻性的发展铺垫。

        麦康森院士在谈到我国高校教育现状时指出,据调查,中国人的平均智商高是世界公认的,但也必须意识到我们的创新能力并不强。他分析造成这种反差的原因:一是限制想象和研究能力的填鸭式教育方式和“服从文化”;二是不能有棱角、有想法的“枪打出头鸟”文化;三是不曾改变的“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文化;四是忽视个性千篇一律的榜样文化等。因此,他在指导培养研究生时,尤其注意摒弃那些抑制创新意识的教学习惯。相对于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好学生”,他更看重那些能时不时想出“馊主意”的“歪才生”。在科研教学上,麦教授是一位不讲情面的“严师”;但在生活育人上,他又是一位体贴入微的“慈父”。一次,他到宁波象山湾基地检查指导试验时,学生们出海工作还未回来。他没有坐着等候而是立刻备料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推门进来的学生们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眼里的科研“泰斗”竟然还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厨师”。正是麦康森科学化与人性化的教育方式,保证了他的团队人才辈出、硕果累累。

        从他的人生经历我们知道,麦康森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祖国最深挚的爱。但他的爱国情怀绝不同于一般的书呆子,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也积极地参政议政,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推动社会层面的改革和发展。2001年7月,时任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的麦康森,作为山东省政协委员和党外代表人士,由组织推荐加入了民革。2002年初,又以高票当选民革青岛市委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主任委员;第二年,当选青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政协副主席和民革中央委员、民革青岛市委会历史上第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从此,他便以海洋学者特有的开阔胸怀,在国家管理和地方统战工作中,肩负起另一种历史使命。2003年,麦康森在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座谈发言时指出:“搞科研的人不应太早地离开实验室,如果让过多的科技尖子都去做官,势必会加剧我国人才短缺的状况,而且还不一定能做好,造成两种人才的浪费。”为此他呼吁,要从年龄上“解放”科研人才,避免用“晋官”来体现对人才的重视。2004年的全国人代会上,麦康森提出“保护海洋资源,发展海洋经济”的建议。2005年全国人代会上,麦康森又提出:“保障水产食品安全的关键是水产饲料的环保问题。” 2006年全国“两会”,麦康森提交了《尽快出台海岛管理法》的立法建议。六年后,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将“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写进了中央决议,麦康森院士“海洋强国”的科技梦,也上升为中华民族复兴梦的一部分。

        麦康森尤其关注“三农”问题,曾就此提出过很多建议。这些意见建议,在2013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都得到了确认和体现。2008年9月,“问题奶粉”出现后,媒体才发现,早在一年前麦康森就曾警告:“国内水产饲料和其他动物饲料都存在添加三聚氰胺的问题,包括奶粉。”不幸的是,他对食品安全的担忧还是成为现实。为此,他继续呼吁相关部门不能只盯着“出问题”的三聚氰胺,而是要立法或建立一套完善的食品安全检测与监管体系。2014年的全国“两会”,麦康森针对人感染禽流感问题,提出了《关于我国取消活禽交易市场》的立法建议;针对我国惯用的“小鱼养大鱼”传统养殖模式造成的渔业资源的浪费和生态环境的破坏,提出了《取消用小杂鱼做饲料的渔业养殖模式》的立法建议。麦康森还先后提出了许多反映社情民意、符合科学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如不要让公费出国成为公务旅游,研究生培养的是创新而非求职人才,合理利用外汇储备应对金融危机,法院应及时返还执行款,加快我国审计制度改革等,其中许多内容已引起社会各界的共鸣和舆论关注,有些已得到了国家相关部委的采纳和落实,有些已纳入国家立法研究范畴。

        麦康森当选民革青岛市委会主委后,带领市委会领导参加基层活动,虚心听取意见,诚心改进工作,营造出一种朴实谦和、求真务实的作风,调动了全市民革党员的参政议政热情,民革界别的青岛市政协委员提交提案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明显提高。10多年来,仅占全市政协委员3%的民革界别的委员,平均提交了占大会立案总数16%的提案,最高时已超过25%。民革提案已连续10年列青岛市政协界别提案总数第一位。2009年,由他主持完成的民革山东省委会《立足半岛一体化,打造蓝色经济区》调研报告,被选为当年省政协大会的第一发言。同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麦康森提出的“利用外汇储备应对金融危机”的建议,被全国政协和民革中央采用;2010年6月,他参加了全国政协常委会,做了“立足科技先导,发展蓝色经济”的专题发言,提出了发展海洋经济的五点建议,这些建议当年被评为青岛市统战优秀建议奖。2011年为应对日本地震带来的影响,他提出的应对《日本核辐射对我国海洋水产业影响》的五点建议,多数被国务院采纳并及时出台了相关文件。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为了加快实现海洋强国的梦想,他在接受采访时又提出新建议:“屯鱼戍边,打造中国海水养殖的航空母舰。”2012年,中共青岛市委提出了加快西海岸经济新区建设,争取尽快上升为国家级经济新区的战略目标。2013年4月,麦康森主委专程赴京向民革中央汇报,提出了将青岛西海岸新区建设纳入重点调研计划的申请。四天后,民革中央调研组赴青岛调研,并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交了调研报告。2014年6月,青岛西海岸新区即获国务院批复,正式上升为国家级新区,成为民革组织为地方经济建设做出参政议政重要贡献的成功典范。

        当年,辞去大学校长之职,只当长江学者的麦康森,却又甘愿接受多种社会政治兼职,没日没夜地奔忙在科研和政务两个领域,这是为什么?仍然只能用两个字来解释:责任。

        一个爱国的知识分子对祖国的责任是不分领域、没有边界的。


    文 | 向卫国

    图 | 佚名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王占鳌,电白人民心中的一座丰碑 下一篇:黄辉到茂南区双山社区检查创卫工作
     

    网友点评
    没有点评
    无标题文档
      相关链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茂名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http://zx.maoming.gov.cn/
    地址: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大院7号办公楼603室   邮件:mm2910611@163.com   电话:0668-2910611   粤ICP备05085994号
    微信公众号
    南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