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茂名市委员会公众信息网
今天是
天气预报:
全站搜索: 
栏目导航
最新导读
资源下载
  • 暂无相关信息
  • 首页文史天地  
     
    庄垌村 宋朝遗存古村落
    来源: 点击数:487次 更新时间:2019-4-19 18:25:49

        城去四五里,325国道旁,有处不显眼的村落,村名“庄垌”。

        平日里少有外人至,村中长者多在家门屋檐下,做杂活,或闲坐打发时间。

        村道空空,偶有鸡鸭从道旁树木竹林处窜出,牛粪味,家禽走动,才让人觉得村子生气依然,人间烟火依旧。

        与邻近村庄所不同的是,庄垌村里,随处可见老砖老瓦老石条,一路走过去,遍地都是,它们沉睡在时光里,不知今夕是何夕,一味地破落,一味地古老。

        一扇岁月之门,穿过时光隧道,直抵宋朝。

     

     

        这是一处宋朝遗存下来的古村落。

        村子西南面是电城镇,明朝老城旧址,与庄垌村比,号称“神电卫”的小城,却晚了两个朝代,少了二三百年。

        庄垌其实是由两个古村构成整体,即黄屋村和蔡屋村。

        村分两片,中间隔着田园坡地,地北这边是黄屋村,地南为蔡屋村,他们的祖先同是从福建莆田迁居于此,迁徙的时间不出左右,都是南宋咸淳年间。

        两村都出过显赫人物。据《电白县志》载,黄屋先祖黄十九,祖籍福建莆田,宋初闽邑巡抚司徒十三之后。宋咸淳年间,黄十九自闽来粤任高州巡检(州最高军事统领)。卸任后,择居电白庄垌。

        黄十九一生最精彩的一笔,也是最悲壮的结局在于宋末小皇帝赵败退岭南时,在电白与黄十九有过一次际遇。

        其时,景炎三年(1278)五月,宋末小皇帝在元兵追迫下,离崖山(今广东新会)渡海南下,登陆粤西境驻跸电白庄山净土寺。元兵穷追不舍至电白,黄十九率三千多名军民抗击元兵,护小皇帝赵脱险。因寡不敌众,三千余名军民与黄十九等将领全部阵亡于庄山北麓。

        黄氏后人把黄十九尸骨葬于大岗岭下。是月,赵在硇洲登基,改元祥兴。赵小皇帝因念及黄十九精忠报国,壮烈牺牲,敕封他为“忠烈侯”。

     

        纪念黄十九的“忠烈侯庙”,建于明末,毁于新中国成立初期。据当地人说,当时整座庙,拆下的墙砖、老瓦、木材,运至电城建起一座电影院。此说法虽有存疑处,但至少也说明“忠烈侯庙”气势恢宏,面积不小。

        庙内不单供奉着黄十九公,还供奉着同时战死的难将—陈、蔡、许三员副将,和终身不嫁、随兄征战的黄十九公的胞妹黄十九妹。

        现修的“忠烈侯庙”,仍在旧址,一派崭新。气势格局是有了,却少了岁月熏陶洇染过的味道。在庄山北麓山边,庙宇黛瓦红墙,熠熠生辉,与隔三四里地外的庄垌古村遥望对峙。

      黄十九公忠烈祠庙

        倒是宋祥兴元年修的黄十九公墓,隐于庙边的山林深处,显得落寂,芳草丛生,墓墙斑驳,树木森然。

     

     

    庄垌黄屋村另一位人物黄廷圭,是黄十九公后人。

     

    据县志记载,黄廷圭生于明正统八年(1443)正月十四日,明成化十年(1474)中举。弘治元年(1488),县尹徐亨聘黄廷圭纂修县志,此为有史记载的电白县第一部地方志书。弘治七年(1494),授任广西罗城县知县。

     

    黄廷圭任罗城知县期间,为官清廉,体恤民情,关心百姓疾苦,下令废除前任立下的苛捐杂税,深得民心,百姓称他为“黄太平”。黄廷圭治罗五年,政绩卓然,还主修了《罗城县志》。

    ◎   庄垌村中的罗城井

        弘治十二年(1499),因母亲去世,黄廷圭辞官归里守孝。离任时,“罗城士民,数百泣送”(《罗城县志》),并赠黄金千两,黄廷圭坚辞不受。罗城士民对黄知县爱戴情深,无可为报,遂“爰凿石栏井口,相率百余人,踊跃奔驰,自罗至电,不惮远涉之劳,在庄垌,就公居第之旁,掘地及泉,砌成一井,供公日用饮食之需,表公爱民如子,而爱公如父母之意”(《罗城县志》)。此井后人称“罗城井”。

        守孝期满,黄廷圭出任福建龙岩县令,治理有方,颇多惠政。离任后,龙岩县百姓为他立“爱民父母碑”。黄廷圭告老还乡,正德八年(1513)二月二十日寿终,享年71岁。

        罗城井今存,几经破败修复,1984年,罗城井被列为电白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井东筑有方形砖墙,墙上镶着清道光七年(1827)所刻石碑二通,上者为横书石阴刻楷体“罗城井”三个大字,下者为竖书阴刻楷书《罗城井来历》碑文,碑文侧刻有联一副:“名列乡贤光电邑;井留古迹念罗民。

     

     

        蔡氏宗亲曾撰文记录庄垌蔡屋先祖蔡秋涧:宋代,福建人蔡秋涧任琼州太守,离任归里路过庄垌,见此地风土人情甚佳,于是举家由原籍迁居庄垌,并带来祖父蔡济阳塑像,将之供祀于村边新建的济阳公祠(俗称“妆春宫”),以表后代虔诚之心。

        由此推断,蔡屋秋涧公比黄屋黄十九公,更早迁居电城庄垌。

        据蔡屋村秋涧公后人说,蔡氏族谱有记载,秋涧公在琼州当太守离任归故里,船行至庄垌境外海面时,遇上坏天气,上岸避风。

        庄垌原是顺着大岗岭山势下来的一块平地,依山傍海,草木郁茂,藏龙聚气。秋涧公认定是块风水宝地,临离开此地时,命下人从随行的船上搬下一块“压仓石”,埋在地边,权当为来日的居宅“奠基”。

        秋涧公官至太守,相当于现时的市长之职。他给后人留下的不是多少财产,而是让族人颇受裨益的家族文化和好家风。由秋涧公一手倡导的“妆春”“菩提地”,便是对后人进行传统美德教育、扬善揭丑的民俗活动。

        蔡屋村“妆春”起源于宋代,据蔡氏族人说,到了清道光年间,秋涧公后世孙定阴历正月十五日为济阳公祭祀日。每隔两年的元宵节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在妆春宫前搭台戏演出,并举行“妆春”“扮菩提”(即“扮话剧”)民俗活动,以示鞭挞邪恶,迎春祈福。“菩提”,意为正觉,即明辨善恶、觉悟真理之意。

        “妆春”的内容与形式,与粤西的“飘色”大同小异,有民间艺人说,“妆春”可能比“飘色”更早,这属专家研究范畴。但庄垌蔡屋村的“妆春”,近年影响更广,受捧程度更高,并成功申请为“非遗”。

        蔡氏后人在文字里记载:“妆春”,由表演者饰扮我国古典小说中斗邪除恶的传奇人物,配以欢快鼓乐游行,以示欢度元宵,驱邪引福,百业兴旺。

        “扮菩提”,由演员扮演当地道德败坏者其人其事,内容是通奸败俗、欺压民众、侵吞公款之类事儿,用街头话剧表演揭露,以示斥责丑恶,以儆效尤。

        蔡屋村“妆春”“扮菩提”民俗活动,是从蔡屋祖宗公款拨钱作为费用,由族中有威望者主持,雇用演员(农村中的男子)、吹鼓手、打杂工等人组织表演。“扮菩提”演出前一两个月,主事人四处查访,收集民众揭出本村别村的丑人丑事,从中挑选民愤极大的伤风败俗事儿,作为当年“扮菩提”的素材,编成节目,然后对扮演者讲述话剧中人物台词、动作、态度和表演要求,才由扮演者化装演出。

    ◎  “妆春”出游图

        这位已故笔者在文字里回忆,民国二十五年阴历正月十五日的夜晚,我曾到蔡屋村亲睹其景。深夜十二时许,妆春宫前放土炮三响,锣鼓喧天,妆春节目“唐僧取经”“武松打虎”“哪吒闹海”等一个个从宫后循序出场……

        时至今日,“妆春”已成为庄垌蔡屋村人的年例,传统的“妆春”和“春班”(粤剧),依然是蔡屋村年例的“重头戏”,而“扮菩提”,民国末就停演了。与其他村庄的年例不同,蔡屋村“妆春”(年例)从正月十四日至十六日,三天,参演“妆春”的成年男子要“净身”,族人全都吃素。

     

     

        庄垌古村,至今还留下两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地名—“庄垌海铺”和“蔡屋圩”。

        这两处故地,人事已非,时过境迁,早已无从考究它昔日的繁华。但从长辈们口中,仍然感觉到当年的“庄垌海铺”和“蔡屋圩”,是他们这辈人向往之地和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庄垌黄屋村村边,有片荒芜已久的田地,地边凸起一堆巨石,一株古榕长在岩顶上,盘根错节,繁密郁茂的枝叶覆盖面足有半亩地大。村人指点,此处原来是海岸,海浪常常扑到岩石顶上来。20世纪50年代围海造盐田,海水上不来了,经过改良,海滩成了稻田,现时不耕作了,地也荒了。

        村人说,传说中的“庄垌海铺”,就在这里。

    ◎  庄垌村古榕树

        仔细辨认,还能看出通往“海铺”的风化石铺成的路基,坎坷凹凸地延伸到村里去。

        村中长者说,“海铺”哪个朝代就有了,谁也搞不清楚。父亲的父亲,爷爷的爷爷,口口相传。直到三四十年前,海铺街两边的老店铺还在,附近十里八里的人,远及岭门、马踏、阳江等地的商贩,都来海铺做交易,做海的来这里卖鱼虾,耕田的挑来谷物杂粮换海鲜,确是个热闹的村中圩场。米铺、药店、杂物店都有,其实就是个傍着海边小码头的集市。

        这个“海铺”的形成,有人说,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了。

        宋元时,神电卫还未存在,电白县城的历史就更后了。

        “海铺”,毫无疑问,是明以前的码头小集市,也是庄垌黄屋村人一直引以为荣的一段历史。

        蔡屋圩自然是在庄垌蔡屋村地头。

        蔡屋圩的形成和历史,同样无从考究。

        不过蔡秋涧公后蔡景生先生写过一篇《蔡屋圩》,文章写道:

        蔡屋圩现在是电城镇庄垌村委会一个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水泥路贯村而过,两边是一律朝东南的农家房舍,无任何特别之处,没有人会想到,60年前这里曾是相当繁华的圩集,是电白二十四圩之一。

        每逢一四七日是蔡屋圩圩期,方圆几十里的村民、商客,打油籴米的、卖海味山货的、做各类小生意的、算命看相的、耍杂儿卖药的,都赶圩期来了。

        从这段文字里,蔡屋圩昔日的繁华,可见一斑。

     

     

        走在黄屋村的乡道村巷上,那些散弃在地面的老砖、老瓦、老石条,包括一些石头凿成的形式各异的石物件,随便一件都是宋时的遗物,宋时的建筑遗址,村中也有几处,只是都成了杂草丛生、树木疯长的废墟。

        有的人家庭前屋后都用石条砖块砌起矮矮的围墙,树下一米见方的长石条,成了村中老人闲坐的“石凳”,猪栏鸡圈多是深灰色老砖垒成。这些被村人看作无用之物的残砖断瓦,极少有人知道,一千几百年前,它们是他们黄氏先人财富的积累,家族的荣耀。极少有人知道,这些散落在村场角角落落的“废物”,曾经撑起黄屋村九座大祠堂。

    ◎  村中老宅遗址

        蔡屋村老宅整片遗址保留下来的,也有几处,建材用料极其奢侈,宅院结构非同凡响,老宅面积也大得超乎想象,未倒塌的部分依然住着人家。

        让蔡屋村人引以为荣的是,在他们村书记家中,还保留着一块清皇帝赐予的木刻“嘉奖令”,实则是一块黑乎乎、金字早已褪尽颜色的木匾。

        说起这块木匾,蔡氏秋涧公后人,总有一种荣耀感。那年大饥荒,蔡氏族人开仓济困,周边灾民蜂拥而至,不出三日,仓库内的粮食一扫而光。当时女主人又从娘家借来谷物,救济灾民,此举传为佳话。

        秋涧公后人在县上为官,其父母及族人善举逐级呈报到朝廷,感动了当朝皇帝,便御笔书写了“嘉奖令”,刻成匾,派钦差送达蔡屋村,表彰这位在县上做官的秋涧后人的父母。

        村人说,这块匾原来藏在生产队的谷仓里,后来村书记觉得这是先人的荣耀,便搬回家中保存了起来。

        千年庄垌古村,总有说不完的故事。

        如今黄十九公和蔡秋涧公的后人,都活得好好的。

        他们虽然没有先人昔日的荣耀和荣华富贵,但小日子也过得挺滋润的。

     

    文 | 张慧谋  

    图 | 朱燕仁  佚名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御水古温泉 下一篇:市政协机关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活动
     

    网友点评
    没有点评
    无标题文档
      相关链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茂名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http://zx.maoming.gov.cn/
    地址: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大院7号办公楼603室   邮件:mm2910611@163.com   电话:0668-2910611   粤ICP备05085994号
    微信公众号
    南方号